当前位置:首页 > 体育 > 足球 > 正文

我是做“少儿足球”的“神经病”

网络整理 2019-06-12 10:57

原标题:我新闻|我是做“少儿足球”的“神经病”

22年专注于搭建少儿“玩”足球的平台,举办了15届“全国(烟台)少儿足球邀请赛”(以下简称“全少赛”)贴钱干了13届,为了首届“全少赛”患上高血压,甚至连独生子结婚办喜事都置之度外,这都是我干的事,别人都说我是“神经病”。

我是做“少儿足球”的“神经病”

少儿足球俱乐部掌舵人秦涛

办了15届比赛,赔了13场

喜欢足球不假,但是要说和“全少赛”的缘分,还得从一个偶然的机会说起,那是2001年3月,我带队参加“小甲A”全国总决赛,比得一塌糊涂,便激情谋划更加合理的“全国(烟台)少儿足球邀请赛”,那时路上人少,通讯信息极为不便,只能见缝插针地寻觅全国各地的参赛单位。

16个月过去了,终于首届“全少赛”在2002年8月1日开幕了,有64支球队,1033名全国各地的小队员来到烟台。然后就在这一年,发生了很多出乎意料的事,好在我是一个“打不死的小强”,活动结束后,我突感头脑发晕,去医院一查发现患上了高血压。

然而这些还不是最要命的,“全少赛”就像是我的孩子,从无到有,从小到大,我一点点培育,付出的心血远远不止这些。前13届我都是贴钱在做,中间也有不少赞助商抛来橄榄枝,想要冠名“全少赛”,不过很多都被我拒绝了。“不是谁想给钱就让赞助的,我选择赞助商是有条件的,赞助商必须是能代表行业水准的企业,必须是有正能量代表向上精神的企业,对孩子身心发展能有引领作用的才行,否则哪怕没有钱,贴钱干,也不能丧失做人的底线。”,如今走到今天,是有张吉龙主席与一大批有志者在默默地暗地里支持我,才能坚持走下来。

今年“全少赛”,不巧赶上了儿子将要成婚,可是我真心没空管了,只能交由我儿子自己操办,我则拿出全部心思用在“全少赛”上,了解我的人都说我是“执着”,不了解我的人都说我是“神经病”。

足球也带给我无尽的荣耀和自豪

经历了这么多事,但是少儿足球仍然给我带来了无尽的收获和快乐。你看,到现在为止,从历届"全少赛”历练出来的职业球员已达100多名,其中进入中超职业球队的6位烟台球员都是从该平台里走出去的,所以我还是很自豪的。

正如罗斯福讲过“……荣誉属于将伟大的热情和忠诚投身于有价值事业的人,敢于追梦,虽败犹荣的人……”今年第十六届“全少赛”,3月份我们发下邀请函,5月7日通知说可以报名了,结果短短一天时间,就报上来160支球队,可见大家对我们的信任,因为诚信比生命重要。这个七、八月份,将有全国16个省市,共320支球队,约50000名小队员,1万名家长参加烟台、呼和浩特、贵阳的“全少赛”三个赛区的盛会。

为了让孩子们更有体验感,更能热爱足球,去年我还专门花费5万多,为参赛的每一个孩子制作了一本极具有纪念价值的册子,里面有孩子们的照片,今年还设计制作动漫“成长手册”记录参赛期间的每日日记,都是以孩子的口吻,以孩子的视角,并展示孩子一年的成长历程,这是我认为值得去投入的事。

梦想成立“中华少儿足球合作发展联盟”

我的梦想是:联合国内少儿足球培训单位,成立“中华少儿足球合作发展联盟”,依托于教育体育,普及校园足球文化,遵守规律,推动少儿足球的发展提升。

可是现在我有点迷茫了,毕竟孩子现在足球踢得好,并不代表就是真正能成才,将来能成为中国的足球栋梁才是真的好。

在现在的社会环境下,中国足球需要文化,需要传承,更需要耐心和智慧,千万别急功利近,拔苗助长,然而少儿足球该如何发展,下一步该如何将少儿足球做强、做好、做专,踢足球的孩子们该如何健康快乐地与足球为伴,成为眼下我最迷茫的东西。

我想将来等我退休后,我将免费带着四岁以下的孩子们“玩”足球,这一点也得到了从烟台走出去的,现在是中超的原俱乐部培养出来的队员于斌的认同,于斌说,等我做这件事的时候,他愿意回来免费给我当义务爱心教练。这让我又坚定了这份信念。

齐鲁晚报 齐鲁壹点 记者 闫丽君 采访整理



找记者、求报道、求帮助,各大应用市场下载“齐鲁壹点”APP或搜索温馨小程序“壹点情报站”即可,全省300多位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爆料!